• Facebook Social Icon
  • Twitter Social Icon
  • Instagram Social Icon

Copyright © 2017 Connexion Psychological Practice Ltd.

曾使用 IM克服障礙的分享 ...

Joanne (68歲) – 中風

Joanne 本是健康的,但後來患上了中風。雖然她只是被認定為中度中風,但她失去了活動能力,同時有偏頭痛。幸運的是,Joanne 的孫子也有接受IM訓練,所以 Joanne 的女兒看到了此機會可以幫助她的媽媽。雖然Joanne 接受了每週2-3次訓練以建立耐力,並維持一段時間,她對此表示困難,但她還是繼續使用IM。Joanne 說 IM 訓練已成為「積極生活的一部分」。她現在甚至把她的IM- Home 帶到去加勒比海的郵輪!

 

Adam (28 歲) – 腦損傷

Adam 的腦損傷引起各種認知和身體缺陷並影響了他的生活質素。他的治療師為他開始了 IM 訓練,並在很短的時間就看到成效。在還沒有完成一半訓練之下,他已經能行走得更穩定,更密切地專注和能把自己的情緒控制得更好。IM 訓練 能使Adam 更專注和重回正軌!

 

Merle (36歲) – 成人專注力不足及過度活躍症

伊拉克衝突的老兵Merle 是一位同時擁有兩份工的父親及大學學生,所以毫無疑問地,Merle 希望能夠延長自己的專注力; 他也希望能夠一心多用使做事更有效率。幾個星期後,Merle 開始掌握IM並在短時間內改善了集中力; 他做事變得更有條理,另外他的壓力水平亦下降了。現在,Merle 可以一心多用,在學校表現良好,工作後也沒有以前那麼累!

 

Margaret (48 years old) – 多發性硬化症

Margaret 身體不自不覺地衰退,在48歲的時候下肢局部癱瘓。經過10日的住院,她被確診患上多發性硬化症。因為她從事護士,所以很清楚甚麼療程可以令她能更適應生活,但她真正想要的是改善她的生活質素。她透過治療師得知 IM 訓練,並迅速開始把生活回復正軌。現在,你可以在公園找到 Margaret,或她會在附近享受生活!

 

Julie (33 歲) – 腦震盪

年僅33歲的Julie 是一位中學校長,在參加當地高中的一個活動時從充氣彈跳城堡墮下。Julie初時以為只是頭疼,但醒來後卻不知道自己是誰,及身處哪裡。之後看醫生時,被診斷患有腦震盪症候群 (Post-concussive Syndrome)。經過數星期的 IM 訓練,Julie已回復了原來的自我。五個月後,她已經回到了工作崗位守護著在她中學的孩子們。

 

Richard (81 歲) – 柏金遜症

 在81歲那年,Richard 不得不遷進老人院。可惜地, Richard 要放棄很多自己的喜好,並在短短的一年跌倒了五次。然後,救星到了!Richard 的治療師開始使用 IM’s In-Motion system 來幫助他的步態,平衡,協調,動作控制和時間掌握。經過短短12節,Richard 覺得自己行走得更好,減少了僵硬的情況,甚至他已經能夠再次玩保齡球,高爾夫球和老人院的團體運動!

 

Kathy (67 歲) – 認知障礙症

67歲的 Kathy 一直擔任室內裝潢的的工作直到她開始出現障礙。她無法在超級巿場找到需要的貨品,忘記了她孫兒的名字,常常低頭,丟了她的鑰匙,因此她感到沮喪。她的醫生告訴她「沒有希望」,但她覺得自己可以做得更好。她和她的丈夫Larry 到處去尋找答案。經過數個月的IM訓練後,Kathy 已經可以挺起胸膛,自己逛街,重新回去工作崗位,並有了笑容。現在,她能夠跟上IM-Home 的訓練,丈夫Larry甚至說「我的妻子回來了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