認識「心理創傷」:學習自我接納—Sally的故事

Updated: Jul 29




原來過去的創傷影響我們現在與人的關係


有時我們不知不覺間對某些人會有莫名的討厭或不接納,自己也說不出為何。這種狀況可能與我們過去的情緒記憶有關。


Sally最討厭某位同事,因為他兩眼眇來眇去,蛇頭鼠眼,好似要對自己不利,但其實並非如此。當心理治療師跟Sally處理這些不安,透過自覺技巧去查問Sally身體的反應, 她的腦海終於浮現出,在她大約三歲時被拐走的影像:獨自一個人站在一個四周無人的戲院門口大喊,心感極度無助。

她相信她當時一定目睹那拐子佬的樣子,就是蛇頭鼠眼,兩眼眇來眇去,四周察看,看準時機,把她拐走。由於幼兒的言語發展在學齡後,所以幼兒期的記憶是祇有影像,沒有語言,所以每當她見到別人的眼神是眇來眇去,便不由自主地覺得有危險,整個人會不期然地戒備起來,準備作戰。

剛巧這同事的眼神也是如此,令她步步為營,他所有的說話和行動都令她很不安,被她視為危險,當這個童年創傷得到醫治後。現在對着這個同事,她不再有戒心,相處也很平和。


學習接納

在這個學習和治療的過程中, Sally首先就是接納自己。如果連自己都不接納,便比較困難去接納其他人。

其中一個接納就是:她自己是一個做各樣事都很慢的人。 整個成長過程,家人都批評她,說她做每樣事情都很慢。因為害怕被批評,所以現在辦每樣事都很急速,不斷催逼自己做得快些。雖然她已經做得好快,但都總覺得自己做得很慢。

當她在心理治療小組中, 宣告:「我是一個做事很慢的人!」大家都得好驚訝地回應:「你都話慢!你已經比好多人快喇!」。原來她從小到大都被人催逼,因而要不斷令自己做得快些,但她內心還是覺得自己好慢……好慢…….

Sally常常感到好有壓迫感,很掙扎,花了很多精力。雖然她好努力, 但都達不到她「夠快」的期望。

在心理治療小組中,經過深入的互動、互訴真情,Sally終於接納自己,發現原來她是最怕自己被人批評慢。當她接納了自己也許是一個較其他人做事為慢的人之後,她整個人就輕鬆了, 再沒有這種壓迫感,去催促自己加快些。

現在的Sally,做每樣事都比以前快了些, 因為不用消耗精神去催逼自己要做得快些,不再害怕被批評,因而能從容地處理。工作量(事業,家庭,社區服務)沒有減少,反而增添 了一項,就是成為一個機構在多倫多的聯絡人。

1 view0 comments